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洪崖洞相亲角“转战”人民公园 参与大爷:建议有关部门提前消杀

2022-09-14 06:02:43 3012

摘要:来源: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她用手护住腰间的红棕色人造皮挎包,攥着一个小本,穿梭在各种手写或打印的“征婚启事”中,戴的口罩已有些翻出毛边,拿出一块手绢不断擦拭额头上渗出的汗水。62岁的陈孃孃已是第三年坚持来周六上午的解放碑了,但她在“父母相亲角...

来源: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

她用手护住腰间的红棕色人造皮挎包,攥着一个小本,穿梭在各种手写或打印的“征婚启事”中,戴的口罩已有些翻出毛边,拿出一块手绢不断擦拭额头上渗出的汗水。

62岁的陈孃孃已是第三年坚持来周六上午的解放碑了,但她在“父母相亲角”呆的时间,和另一些父母相比,并不算长。

以父母为儿女相亲在重庆名气不小的“洪崖洞相亲角”已经存在了至少八九年。2022年3月19日,无声无息地“转战”到约一公里外的人民公园。

“消失”的“洪崖洞相亲角”

3月19日上午10点,头发染成茶色,戴同色系太阳镜的曹女士站在小什字轨道站出入口,略带焦虑地来回张望。她从杨家坪来解放碑,打车花了36元。

曹女士听朋友说“洪崖洞相亲角”从上月起搬到了罗汉寺门口,专程过来“看一看”。“唉,很久以前就听说这个相亲角了,但一直觉得不好意思,抹不下面子。今天鼓起勇气终于来了,发现已经没有了……”

曹女士说,自己从事财务工作,儿子三十多岁,在房地产行业,忙于工作,圈子狭窄,导致现在还单着,越想越着急。她有熟人在洪崖洞“父母相亲角”替孩子在这里找到了对象,连婚都结了,很是羡慕。“到了我们这个年纪,其他的倒不愁,最操心的就是子女的终身大事……”

附近执勤的解放碑街道工作人员告诉她,前两周来这里相亲的人太多,把路都快堵了,疫情当前大规模聚集实在不安全:“这里是交通要道,为了大家考虑,肯定不能在此聚集,已经没有搞了。”

曹女士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。“那我该上哪儿呢……”

“你也是替娃儿来的吗?”一名50多岁的男子擦肩而过,留给曹女士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和几个字:“去人民公园。”

自发“搬”到了人民公园

10点30分,穿过花鸟市场,在人民公园茂密的树荫下,已聚集了一大堆上了年纪的人,交谈声与旁边树下跳“坝坝舞”欢快的音乐交汇在一起。

“这地方比洪崖洞好,有绿化,能遮阴,就是面积小了点。”来为女儿相亲的刘老先生认为,洪崖洞现在是知名景区了,“相亲角”设在那里也不太合适,“两周前大家相约去了罗汉寺门口的小广场,现在不允许在那里摆了,我们就自发’迁移’到人民公园,本身也是公共休闲场所,还比较合适。”

现场的老人们轻车熟路拉起一根长绳,固定在石墩上,把各自带来的的征婚材料夹在绳上。

有老人将写有孩子简介文字的纸牌挂在胸前,上面的格式都差不多:性别、年龄、身高、职业、收入、爱好、择偶要求,冷静地一一打量走上前来凑近纸牌的人。

陈翠萍的眼光直接忽略那些写着出生日期在1990年以后的资料。她说,自己女儿是1985年的,关注的男方材料为35到40来岁这个时段,“年龄差距还是不要太大比较靠谱。”陈翠萍说,女儿什么都好,就是对找对象不积极。“没办法,只有瞒着她来这里,如果找到了合适的就跟她说是姨妈介绍的。这里都是对自己小孩知根知底的父母,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女,有共鸣,好交流。”

“只要不禁止,下周还会来”

10点50分,朝天门街道的一队工作人员举着喇叭来到人民公园:“疫情期间,请勿聚集”,喇叭声一遍遍循环,工作人员还会提醒一些没有规范戴口罩的老人注意防疫,戴好口罩。

有的相互靠得比较近的老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尽管都戴着口罩,家住五里店的徐凤鸣还是认出了一个熟人。“你们家娃儿找到了没?”“哎,还没有,你呢?”“找到了还来这里?”两人对视苦笑了一下。

“皇帝不急太监急!” 徐孃孃马上意识到这个比喻并不太准确,马上纠正了一下:“父母比谁都着急,娃儿反而无所谓。”她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刚刚打招呼的那个“老姐姐”也是来“相亲角”认识的,她家女儿比自己女儿还大两岁。她说,熟人之间互相能介绍的“资源”越来越少,也是听别人推荐来这里。最先不太好意思,现在已能和其他父母侃侃而谈,热情“推介”自己的宝贝女儿。还跟几个经常打照面的同龄人成为了朋友,经常在微信上交流关于子女找对象的经验。时间久了,这里好像成为了她的精神寄托。

她也不知道搬到人民公园是谁的主意,“都是听认识的老哥哥老姐姐说的。大家都戴着口罩嘛,只要不禁止,下周还会来。”

“能不能像商场那样有序入场?”

“人太多了,不好管理啊!”现场维护秩序的一位朝天门街道工作人员双手一摊,有点无奈地说,理解父母们的心情,但现在疫情有所反弹,这样大规模聚集肯定有风险。“我们专门过来,也是为了进行劝导,尽量散去,提醒做好防护措施,最好是等疫情过了再来。”

据了解,“父母相亲角”存在至少八九年,最初在洪崖洞景区一楼,后搬到沧白路的“城市阳台”,2020年因新冠疫情爆发一度中断,随着疫情好转,父母们重新开始聚集。时间是每周六上午,多的时候三四百人,人少时也有一两百人。

工作人员现场疏导后,人明显少了很多。陈翠萍在12点人群差不多散去后,去附近的豆花馆要了碗米饭和豆花,一边翻看今天搜集到的男方资料,准备再筛选一下说服女儿去联系。她说,自己不太会上网,不然可以去参加网上相亲活动,发点资料(帖子)之类。

和陈孃孃相比,范文芳似乎要跟得上时代一些,她说自己从一家国企退休后,主要“爱好”就是帮儿子找对象,替他在一个相亲平台注册了账号,还在抖音上关注了一些情感节目,不断了解年轻人的内心世界,但觉得还是面对面交流最直接。“我们真的很需要这么一个地方。现在是疫情非常时期,不能大规模聚集,大家都能够理解,其实可以分时段来,人就没那么多了。”

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都是希望孩子婚姻幸福。”来为儿子相亲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78岁老人说,当下单身年轻人越来越多,已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,希望得到更多人的关注。“最好是有关部门能牵头来做这件事,这个相亲角毕竟为我们提供了更多机会。在疫情期间聚集确实有风险,能不能像进商场那样,有专人消杀、测体温、出示健康码、控制人数,让我们做父母的,不必东搬西搬,可以安心地为孩子们相亲。”

但哪个部门适合来牵头组织“相亲角”,他摇摇头,有点困惑。

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

本文来自【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】,仅代表作者观点。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。

ID:jrtt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