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喊价800块,能搬砖、会炒菜、相亲当爹!走近深圳“天桥工”

2023-02-10 13:18:56 1711

摘要:在一线都市深圳,有这么一群“自由”职业者,工种随着雇主的需求而随时发生改变——水电工、泥瓦工、木工、搬运工、回收废品;有时,大排档的师傅不干了,他们也能上前顶两天,甚至有人摆“相亲阵”,还请他们去当爹……他们平均年龄在45岁已上,是深圳的拓...

在一线都市深圳,有这么一群“自由”职业者,工种随着雇主的需求而随时发生改变——水电工、泥瓦工、木工、搬运工、回收废品;有时,大排档的师傅不干了,他们也能上前顶两天,甚至有人摆“相亲阵”,还请他们去当爹……他们平均年龄在45岁已上,是深圳的拓荒牛,有的已来深务工25年,文化程度是清一色的小学,常年在天桥底下等活,所以雇主称他们为“天桥工”。

“不是不想入厂、打长工、去工地,而是别人嫌我们老、干不动、反应慢、没文化!”在深圳罗湖区某立交桥下,六旬湖南老汉刘大爷边斗地主,头也不抬的说。围在一起的有20多人,年龄在40—60岁间,甚至更老。

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多一份等待就多一分机会。早上六点多,他们便来到天桥底下,一帮人凑到一起就成了“天桥人力市场”!他们坐在桥下草铺边的石板上,他们人手一件工具,或铁铲、或锄头、或榔头。一眼望去,吹牛的、抽烟的、捣腾工具的、打瞌睡的,他们常年在这里,互相都认识。。为了维持生计,他们平时接一些搬家、泥水工、打杂之类的活,相对比那些年轻强壮的工钱要少些,“但总比没收入好!”。

只要价码合适,没有干不来的活。53岁的四川绵阳的张大爷1991年来的深圳,识的字没超过一百个。但为了积累老雇主,却印了名片,名片上的业务种类多得惊人:搬家、拉货、回收各种家电废铁废纸、打墙、刷墙、疏通下水道、清洗油烟机、杂工、钟点工……林林种种。他甚至还给一相亲的姑娘假扮过爹,“待遇还不错,一桌吃的,不用说话,还有三百块拿!”……只要有活儿,每一样工种他都承接。

“每天总有人的房子要装修,总有些活没人肯做,只要勤快,总有工做!”广西南宁的陈大爷充满乐观,每天都能接到至少一单活。香港回归那年来的深圳,说起话来还真有点经济学的调调:市场已经形成了,我们这帮人管着这附近十多公里的零散活,不会没有工做的。这不,一辆卡车停了下来,司机熟练的伸出头来说了几句,4人笑呵呵的爬上了车,扬长而去。

诚然,有市场就有需求。按照社会学的说法,散工群体的出现是社会发展的产物,随着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对社会服务的需求越来越要求精细、便捷、高效,而由传统社会组织承担的社会服务功能正在逐渐淡化,散工的存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陷。因此,那些“脏、重、苦”的工作,现在几乎全由他们这种吃苦耐劳、工价便宜的外来务工人员承接。

“什么?刷半天墙就800!太黑了吧!”记者跟这群天桥工聊熟后,乐呵的惊叹着他们的价位!贵州郑大叔乐呵呵的回答:可以讲价的嘛,怎么讲也要有200打底啦!不过,一般都是400多成交。

“那一个月有一万多呀!”记者继续盘算着。云南的袁大叔接话:“不能这么算!我们是看天吃饭的,两三天没有活也是常有的,也要吃饭、交房租呀,要把成本算进去嘛!”他还算了笔账:中午吃快餐,晚上会回到家里做饭;四人住一间10平米的房,一月消费在1500左右。“一个月能有个4000打底吧,到6000就算到头啦!”大叔抽着烟,盘算着。

“不偷不抢不骗人,还蛮自由的!”“回老家也没有活干,出来20多年,庄稼地都荒废了,也不会种了!”“等我的仔大学毕业了,生官发财我就不干了!”“没习惯农村的清闲了,大城市几多热闹!”……他们的乐观让记者感到一种朴实的幸福感。

车水马龙,高楼大厦,在这灯红酒绿的背后有多么不为人知的坚守。例如这群游离在正式就业市场之外的特殊群体,他们的身份似乎不能像建筑工那样称为建设者,但他们确实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建设着这个城市。他们一直存在,却从来不是城市的主角。一辆车子缓缓停下,工人们起身围了上去!挑人、谈价、上车、启动!我祝你们能开个好价!(更多正能量资讯,敬请关注我的一点号“阿然”,欢迎留言点评点赞!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